追随美步伐还是出于经济考虑?日本拟停止采购中国无人机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蓝雅歌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洋】《日本经济新闻》9日报道称,因担心机密情报被泄露,日本海上保安厅决定从2020年开始不再使用中国制造的无人机。舆论称,这是日本继不再采购华为设备后,再次跟随美国步伐禁用中国科技产品。

据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主要使用无人机进行海上救援现场的拍摄和警戒监视。此外,该部门还通过无人机监控钓鱼岛周边海域,以及朝鲜非法渔船情况。由于价格便宜、性能较高,日本海上保安厅目前所拥有的数十架无人机中,大部分是中国制造的。日媒称,由于无人机拍摄的画面中包含与国家安保或救助活动情况相关的信息,因此日本政府担心,继续使用中国无人机有可能泄露机密情报。

此前,美国国防部已原则上禁止购买或使用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声称“许多情报正通过无人机发送至中国,因此不能使用”。不过,美国方面也有在“紧急特殊情况”下购买中国无人机的例子。世界最大无人机制造商、中国大疆(DJI)已多次对美方指控予以驳斥。

舆论认为,日本政府正在强化与美国的经济及安保关系。因此,海上保安厅的举措有追随美国步伐的意味。但也有观点称,日本此举更多还是出于经济考虑。由于日本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未来在农业和物流等领域对无人机的需求必将越来越大,因此将中国无人机拒之门外,实际上也有保护本国无人机企业发展的可能性。数据显示,2024年日本国内无人机市场规模有望达到5073亿日元。

霍启刚晒儿女为自己洗车,奖励零食和零用钱,教育观念获好评

越是家庭富裕的,越要让他们懂得金钱的来之不易,财富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靠智慧和双手创造的!郭晶晶嫁入豪门,却成为了最勤俭的豪门儿媳妇,同时也带动了霍启刚,两人以生活节俭而出名,在教育子女方面更是用心,让孩子们深知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

12月11日深夜,霍启刚分享了女儿们为自己洗车的照片,他表示,现在孩子们都习惯了电子交易,钱变成了数字,可能不会懂得交易时,每一块钱背后的意义,买东西的代价。

为了让孩子们知道钱的意义,霍启刚在周末让他们帮自己洗车,妹妹还小,就奖励好吃的,哥哥就赚点小零用钱,让他知道买东西背后的代价和付出,不能说见到喜欢就要。

照片中哥哥霍中曦穿着银色羽绒服,戴着帽子,拿着水管子,在十分认真地帮爸爸冲洗车身,这肉嘟嘟的小脸蛋儿很是Q弹,长睫毛抢镜!哥哥今年6岁,所以已经开始能听懂很多道理,也该知道钱的意义,生在富裕家庭,却依然要靠自己的努力赚零花钱,就是不知道长大以后的霍中曦会不会感慨一句:我太难了!

另外一边,妹妹的年龄就更小了,只有两岁半,但也撸起袖子,在非常专注地用抹布擦洗车身。两个小辫子十分可爱,已然有了小大人的模样,懂事远超同龄人!

霍启刚分享的最后,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否有用,可能在儿女们的眼里,就是多了一个玩水的机会,但是他的初心却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网友们纷纷大赞霍启刚和郭晶晶很用心,充满爱又有意义!

此前,霍启刚和郭晶晶还带着儿子亲自到田地里插秧。双腿上都是泥巴,但是我们看到霍中曦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不悦,而且姿势很标准,勤勤恳恳。

这种实地体验的方法让霍中曦小朋友知道了粮食的来之不易,平日里肯定不会再轻易剩饭!

虽然是豪门贵子,但是霍启刚和郭晶晶还经常会带着儿子去地铁口做公益,学会用自己的努力帮助别人,时刻心怀感恩!

所以好的教育,并不是给孩子们创造奢侈的生活环境,培养他们高贵的品质才是重中之重!一个品德高尚,懂得艰苦奋斗,懂得自律的人想不成功都很难!

相信霍启刚和郭晶晶的三个子女将来一定都会成为社会的佼佼者!

残疾青年街头献唱 曾参加星光大道

父母离异、高位截瘫、身患尿毒症,河间28岁小伙孟祥磊饱尝了太多生活的艰辛。然而,多舛的命运没有打倒这个坚强的年轻人,为了挣钱治病,他和妻子施琦开始了街头献唱的演艺之路。他们希望用歌声赢得大家的尊重和帮助,并计划带着歌声走遍祖国的每座城市。

残疾小伙孟祥磊街头献唱相信很多朋友对孟祥磊都不陌生了,四年前他因网络与黑龙江残疾女孩施琦情定终生。在施琦的发帖求助下,经媒体和好心人帮助,高位截瘫双腿坏死的小磊成功接受了截肢手术。随后,两人一起参加了《中国梦想秀》、《星光大道》、《鲁豫有约》、《幸福向前冲》等综艺节目,他们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爱情宣言赢得了无数观众的称赞。

正当两人淘宝小店的生意日见起色,可以自食其力的时候,不幸再次降临,小磊查出患上了尿毒症,今后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很多好心人得知情况后,纷纷向小磊伸出援助之后,帮助他渡过难关。

但是每月几千元的医药费,让小磊的生活很快捉襟见肘。做淘宝生意多了每月能挣3000元,小磊除了透析,还要租房子还有日常开销,伴随身体上的痛苦,小磊又多了一份经济上的压力。“刚出院的时候,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琢磨,怎么才能多挣点钱。”小磊说,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在脑海中闪现,“街头献唱”。但当他把想法告诉施琦和爱心网友们时,大家都吃了一惊。

“我并不是觉得丢人,小磊想靠嗓子吃饭,我支持他。但我最担心他的身体,他每天要透析四次,我怕他吃不消。”施琦说。网友们理解小磊的心情,也知道他很要强,便劝他先在河间当地唱唱试一试。于是,从今年六七月份开始,每天傍晚,河间市人民公园里就多了一个小小的舞台。虽然只有简单的音箱设备,但小磊演唱时却格外卖力。

“网友们怕我吃不消,每当我唱完几首,他们就上来帮我热场,让我歇一歇。”小磊说,爱心群的网友们非常照顾自己,不仅召集朋友们前来捧场,还帮他联系场地去任丘等地演出。

“只要我还能动,就要自食其力”在大家的帮助下,小磊街头献唱渐渐打开了局面,有时一晚上能挣三四百元。这让小磊和施琦再次看到了生活的曙光。“当然也有人不理解,说我上完星光大道,借着名气跑大街上唱歌挣钱来了。”小磊说,生活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他不愿争辩什么,相信时间长了大家自然会理解。

在河间当地演唱一段时间后,小磊有了更大胆的想法,想去更多的城市唱歌。为了方便出门,小磊拿出全部积蓄买了一辆二手QQ汽车,是经过改装完全手动的。买车的决定,小磊拿出了破釜沉舟的勇气。如果成功,自己和施琦今后的生活就有了着落。如果失败,他连手里仅有的一点治病钱都没了。   

小磊和施琦第一站选在了山东,他们先到了德州。因为不熟悉当地的情况,两人没有找到一处适合唱歌的地点。于是,第二天又去了淄博。转了半天才找到一家便宜的旅馆,一晚只要40元。趁着下班高峰期小磊和施琦赶紧选在一处人流量较大的路口,摆上音响设备准备演唱。“第一次演出就出了状况,U盘坏了,我赶紧推着轮椅去附近的商场买。电子城还在5楼,我上不去,最后还是服务员好心帮我上楼买到的。”小磊诉说着在外地的遭遇,等他再赶回来时高峰期已经过了,路上的行人不那么多了。但让小磊欣慰的是,他的歌声还是打动了很多路人,不少好心人给他捐款,一晚上挣了二百多元。

一位过路的大哥得知小磊的情况后,主动留下来帮忙,还拿出100元塞到施琦手里,鼓励他们好好活下去。还有一位热心市民,帮小磊他们打饭,一下午守在旁边看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一位商场的保安,虽然按照规定必须清场,但他悄悄把小磊领到另外一处可以演出的地方,希望他能继续唱歌。小磊说,一路上,他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

每次演出,小磊身边都竖着一张海报,上面有句话是“希望您的帮助是因为我的歌声,而不是同情和怜悯。”小磊说,虽然车祸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但对于音乐的热爱他从未放弃。现在能以唱歌的形式谋生,他很满足,他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但更希望赢得大家的尊重。

在外的日子有苦有乐,小磊还专门带着施琦去了日照,那里是施琦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也是发生车祸改变施琦一生的地方。“施琦以前是一名很出色的导游,一场车祸改变了她的人生。我知道她一直害怕回去,但这个心结一定要打开。”小磊说,也许命运无法改变,但要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态度,他和施琦虽然都残疾了,但他们只要还能活动,就要充实起来,就要有梦想和追求。

想要带着歌声走遍全中国几天前,小磊和施琦结束了山东之行,回到了河间。一路上,两人遇到了许多危险和困难,但走下去的决心却更坚定了,他们还把座右铭贴在了车上“生命不息,梦想不止,我们在路上。”

德国大选结束投票 默克尔任期将超“铁娘子”撒切尔

9月2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左二)在位于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庆祝大选获胜。德国电视一台22日公布的德国民调机构大选投票初步调查显示,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42%的选票,成为联邦议院选举的最大赢家。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原标题:德国大选结束投票

2013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当地时间22日上午8时正式拉开帷幕。德国联邦政府现任总理默克尔将谋求第三届连任。

德国全国共有34个党派、4000余名候选人参与本次选举。德国政坛5个主要政党,即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社民党、自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竞争激烈。选前民调显示,目前执政党派和在野党派两大阵营支持率非常接近。此次大选投票共分299个选区,设8万个现场投票站和1万个投票信箱,约6180万人拥有投票权。据负责选举的工作人员介绍,投票当天,投票点附近不允许张贴任何政党海报,以免影响选民决定。

下午1时30分,现任总理默克尔准时出现在柏林洪堡大学投票站。默克尔与丈夫约阿希姆·绍尔共同走进投票站,步履轻盈,面带微笑。在不断的闪光灯和快门声中,默克尔如所有选民一样,由工作人员确认身份、领选票,然后在暗格中填写选票,最后将选票放入投票箱。短短5、6分钟的投票过程中,她面带微笑,显得很放松,但没有就大选发表任何讲话。

默克尔自2005年至今已执政8年,若此次再连任并执政4年,将超越曾管治英国11年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成为欧洲乃至全球执政时间最长的女性国家领袖。

默克尔的最大竞争对手、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施泰因布吕克当天上午也在其居住地波恩市投出了自己的一票。投票后他对记者们表示,他很高兴社民党在过去一个月明显调动了选民的积极性,并希望这将体现在选举结果中。

大选投票将于当地时间22日18时结束。德国电视台将在当天傍晚公布选举预测结果。 综合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

 

想给天上的父母报个喜

QQ截图20130709162548

家住菏泽市开发区岳程办事处田屯村的盛利,今年以591分的成绩被青岛大学录取,拿着录取通知书,他告诉记者,最。

父亲去世时,盛利才读小学二年级。盛利的父亲是名大车司机,给别人运煤。出事那天的凌晨四点,他被姐姐们叫醒,伯父告诉他们父亲出了车祸。母亲立即带着4个孩子赶往医院,但父亲已经等不到他们了。

盛利的母亲平时靠给别人做衣服赚点钱补贴家用,父亲去世后,全家人的生活难以维持,无法供孩子们上学。还在读初中的三姐为了能让盛利读书,不得不辍学跟着两个姐姐外出打工。为此,三姐的班主任还专门到家里劝她回学校接着上学,但家里实在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了。

父亲去世几个月后,盛利的母亲开始跟着他婶婶到城里卖水果和蔬菜。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盛利就很少能在家中见到母亲了。母亲每天在盛利起床之前就出去进货,卖到很晚才回来。

初中升高中,盛利距一中一榜分数线只有一分,而二榜的学费差不多是一榜的两倍。盛利想复读,或者换个学校。但母亲一再坚持,要读就读最好的。开学那天,母亲带着盛利奔走于一中的各个办公室,求老师,求领导,最后学校同意减免他一半的学费。

盛利读高一的一天,母亲从房顶摔了下来。当盛利赶到医院时,医生告诉他已经救不活了。两天后,盛利的母亲去世了。从那以后,盛利周末回到家也只有他一个人,面对空落落的屋子,他的心里也空落落的。

回到学校后,盛利学习的劲头更大了。他明白,只有靠知识,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改变命运。别的同学聊天时,盛利在埋头学习;别的同学打闹时,盛利在埋头学习;别的同学谈恋爱时,盛利在埋头学习……

高一升高二分班时,班主任刘晗亭突然找到盛利,递给他一张存有2000余元的存折,说是班里同学自己捐的。盛利这时才明白,原来同学们都是知道他的事并且默默关心他的。

盛利说,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最想给天上的父母报个喜,并且告诉他们,进入大学后也会像以前一样努力学习,争取考上硕士,真正的胜利就是要一直努力。记者还看到盛利家堂屋的茶几上,放着一本《大学四级词汇》,他说大学要开设哪些课程自己也不知道,能提前预习的就只有英语了。

【德州】禹城父亲两万元卖掉女儿 母亲求警方开恩

齐鲁网8月26日讯(记者 王晓龙 李子恒)据山东广播电视台齐鲁频道《 每日新闻》报道,近日,山东禹城发生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案件,一个九个月大的女婴被人贩卖刚刚被解救回到母亲的怀抱里,可这位母亲竟然哭着求民警对嫌疑人网开一面。

据民警介绍,嫌疑人和受害人的关系不一般,贩卖婴儿的嫌疑人正是女婴的亲生父亲。女婴的母亲三个月前外出打工,回来后发现女儿失踪,几次询问丈夫,丈夫总会很不耐烦的说:我伺候不了,孩子也遭罪。无奈之下,女婴的母亲选择报警。

很快,案子水落石出,女婴的父亲把自己的亲生骨肉以两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附近村庄的一户村民。禹城市辛店派出所所长王吉新表示:“我当时不认为这是案子,以为是夫妻之间闹矛盾,把孩子转移出去了。”

据了解,女婴的父亲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而且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王吉新认为,他们法律意识比较单薄,不认为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出去是违法,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