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法多国陈兵叙利亚附近 化武疑云证据难坐实

中新网8月30日电 综合报道,美国及其盟友“重兵压境”叙利亚,准备以化学武器问题为由武力介入的氛围似乎愈来愈浓。但到目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仍未决断何时“一声令下”,而在此时,美国情报部门又表示尚未掌握叙政府动用化武的确凿证据,联合国调查小组也在叙境内加紧调查还未得出结论。面对国际社会反对声浪及自身得失考量,美国对叙利亚动武计划陷入两难境地。

多国重兵集结 奥巴马举棋未定

截至29日,美、英、法、以色列均在叙利亚附近集结“重兵”,军事干预的硝烟似乎愈来愈浓。奥巴马28日接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电视访谈时说,叙利亚政府将因在国内冲突中“使用化学武器”而必须承担后果,美国会以“有限和适度的方式”加以应对。

但奥巴马也表示“尚未决定”何时行动。他承认,“直接交战以及军事介入”无助于叙利亚国内局势改善。美方必须避免重蹈伊拉克战争覆辙。

此前多位美国官员都表示,政府正在考虑的是一次“有限”行动,持续时间也许只有一两天。官员们说,预计此次攻击将涉及多枚“战斧”式巡航导弹,由位于东地中海海域的美军驱逐舰发射。

美国的主要攻击行动预计将体现为由部署在地中海的部分或全部四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发射的巡航导弹,这四艘驱逐舰射程都可以达到叙利亚。每艘驱逐舰都载有大约24枚战斧巡航导弹,这是一种低空飞行武器,准确度很高,能从最远约为1000英里的安全距离之外发射。

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已表示,如果总统奥巴马下令对叙利亚发动打击,美军已做好了立刻行动的准备。

与此同时,英国已派遣6架皇家空军“台风”战机到塞浦路斯的阿克洛迪瑞(Akrotiri)基地,作为防御措施。英国国防部发言人说,“这几架防御性资产仅将扮演空对空角色,且不会参与任何对抗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塞浦路斯距离叙利亚沿岸仅200公里。英国在地中海也有战舰。

法国国防部声称,该国军队已做好对叙利亚动武的准备,只等待总统奥朗德的决定。若军事行动时间少于4个月,奥朗德不需要获得法国议会的批准。有报道指,一艘法国护卫舰已驶向叙利亚,但法国官员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此外,与叙利亚接壤的以色列28日在北部城市海法周边部署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以应对叙利亚局势。以色列安全内阁批准征召一部分预备役军人以应对叙利亚可能对以色列发起的袭击,并为市民提供防毒面具。

面对多国的武力威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不甘示弱。他29日对叙利亚政府官员说,“自从危机开始,我们就在等待真正的敌人现身。我明白你们士气高涨,准备好应对攻击,保卫家园。这是一场历史性的对抗,我们将会获得胜利。”

叙利亚总理哈尔基更是撂下“狠话”,称叙利亚不会被任何“殖民主义威胁”吓倒,将会以“审判日之战”令侵犯者震惊;叙利亚将是入侵者的墓地。

作为叙利亚的盟友,俄罗斯战舰也有所动静。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28日报道称,俄派遣两艘战舰前往东地中海。报道援引一位俄罗斯总参谋部消息人士的说法称,由于“众所周知的情况”,俄方一艘导弹巡洋舰和一艘反潜舰未来几天将抵达东地中海。

尽管俄罗斯海军方面稍后否认上述部署与叙利亚局势有关,并称这是俄方在地中海舰艇换防的一部分。俄海军方面没有透露前往该地区舰艇的类型及数量。

美国证据难坐实 英首相言辞闪烁

尽管美国国务卿克里、国务院甚至奥巴马本人都指称叙利亚政府在8月21日使用了化学武器,但美国情报部门却称仍然没有掌握任何“确凿证据”。美联社援引一名美国情报官员的话说,目前仍不清楚到底是谁掌控着叙利亚的化学武器,以及是否是阿萨德本人下令于本月21日使用化武。

美国官员称,还没有任何“确凿证据”显示阿萨德和此次袭击有直接联系,他们也努力降低外界对公开情报演示的期望值。他们说,演示不会包含用电子手段截获的叙利亚军方指挥通讯,也不会包括当地间谍和信源提供的具体情报。

美联社还称,更令情报部门忧心的是,他们无法定位阿萨德政权拥有的化学武器的精确地点,这批武器可能在近期内被转移。这种不确定性意味着一旦美国巡航导弹对叙利亚政府的军事设施发动攻击,可能会一不小心击中化学武器的新藏匿地点——这将会引发一场新的化学袭击。

与此同时,在美国情报部门截获的叙利亚军方官员的通话中,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8月21日的那场袭击是由阿萨德政权内部的人、甚至是高级指挥官下达的命令。

不过,美国政府官员断言,即使没有铁证能把阿萨德和此次袭击联系起来,这位叙利亚领导人也一样要为其部队的行动承担最终的责任,并付出相应的代价。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玛丽•哈夫说,“任何军队的总司令都应为他们任期内的所有决定承担最终责任”,哪怕“他不是按下按钮或说‘行动’的那个人”。

作为美国的坚定盟友,英国首相卡梅伦也面临着动武难题。卡梅伦29日在下议院表示,他确信叙利亚政府发动了化学武器袭击,但他也承认,这不是“百分之百能够确认的”,国会议员必须“作出判断”。

然而,下议院的工党议员并未赞同卡梅伦的说法。一名议员表示,“我们对政府的议案的不透明性有越来越多的疑虑,它没有提到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

此外,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给美英拟在本周末采取军事行动的努力设置了更大的障碍。他在海牙发表讲话时表示,联合国调查员将需要4天时间进行调查,然后还需要一定时间进行科学分析,之后才能向安理会汇报结果。

但美国显然并不愿给联合国叙利亚化武指称调查小组更多的时间。奥巴马政府拒绝了叙利亚有关延长联合国对化学武器事件调查的请求,称这是“拖延美国军事行动的战术,看不到在联合国进行进一步讨论的任何必要”。

各方外交角力 美英遭遇内外压力

尽管西方多国的军事打击已“箭在弦上”,但究竟何时动武仍未确定。美国及其盟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同俄罗斯展开新的交锋。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28日举行会议,未就英国提出的对叙利亚采取军事干预的草案达成一致。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加季洛夫在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时表示,军事打击叙利亚的计划公开挑战联合国宪章的关键条例以及整个国际法。他强调,现阶段必须最大限度使用政治外交工具,首先允许调查叙利亚可能使用化学武器的联合国核查员完成自己的任务并向联合国安理会报告工作结果。

巴西外交部长菲格雷多也表示,巴西反对在未得到联合国授权情况下任何针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奥地利总统菲舍尔29日表示,奥地利反对采取军事手段处理叙利亚危机。南非政府29日发表声明,反对任何国家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敦促叙利亚各方放弃对抗,进行民族对话,找到政治解决冲突的途径。

在西方各国领导人之间外交活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际,他们更遭遇了国内的压力。奥巴马政府的好战言论让其所在政党的一些议员惴惴不安,白宫看来无意在发动对叙打击之前争取国会的批准,他们因此感到愤怒。

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成员亚当•史密斯说,“我还在等待,政府和其他有关方面对于可能发动军事打击具体能有些什么说法,但我对这样一次打击行动能带来怎样的实效是持怀疑态度的。我担心,这只会拖累美国,使之在更广泛地层面上被直接卷入这场冲突。”

尽管奥巴马政府坚称,触目惊心的画面足以表明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的必要性,但一些专家却表示,白宫负有举证责任。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安东尼•科德斯曼表示,不论政府拿出何种证据,都将是美国情报机构“十年来最重要的一份文件”。

美国10年那份漏洞百出的伊拉克情报依然深深地影响着它在中东发动战争的决定,白宫因此面临美国公众对卷入叙利亚冲突的深切质疑,而且对于美国总统可能会再次在没有经过国会磋商或批准的情况下参战,也有越来越多来自两党的议员在齐声表达不满。

与此同时,美国人对于美国卷入叙利亚内战一直持有怀疑态度,虽然调查显示,他们比较能接受的是以巡航导弹或无人机对叙利亚目标采取有限的打击。

上个月昆尼皮亚克大学公布了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有61%的人表示对叙利亚实施干预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同样地,人们反对向反对派武装提供武器,有59%的受访者赞同不应提供武器,27%反对。

此外,英国首相卡梅伦也在国内为采取军事行动争取必要支持方面遇到阻力。下议院原定29日就是否支持对叙利亚动武举行投票。但卡梅伦被迫推迟投票,原因是反对党工党对军事行动计划表示不安。

影子外交大臣道格拉斯•亚历山大表示,在政府拿出相关证据之前,工党不会支持干预叙利亚的行动。英国在工党执政期间发动伊拉克战争,该党至今仍笼罩在这件事的阴影之下。

有俄罗斯专家分析称,西方国家不会在G20峰会前打击叙利亚,他们的演说目前更像是“在炫耀肌肉”。还有人认为,“无论美国实施何种打击,都会团结叙利亚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有四分之三反对派人士会加入阿萨德和叙利亚政权的支持者行列。”

还有舆论认为,美英两国主导对叙利亚用兵的态势虽然明显,但是一定范围内的“隔靴搔痒”打击可能会招致反作用,更有可能引发地区和世界新的连锁反应。(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