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摔死女童案庭审直击,嫌犯当庭翻供(3)

人物

从文学青年到杀人嫌犯

曾因盗窃被判无期服刑17年,通过自考减刑;喜欢古典诗词,狱中写数十万字自传体小说

张国新最后一次见到“发小”韩磊,是今年7月23日的下午,一群老友在大兴区旧宫的人民公社大食堂吃饭。

在他的记忆中,韩磊喝了二锅头和七八瓶啤酒,有些语无伦次。饭后,韩磊和部分人前往两公里外的天鑫龙KTV唱歌,张国新没有参加。

“国新,电视上说的韩磊是咱们的韩磊吗?”等他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知道韩磊消息时,摔童的新闻已是铺天盖地。

当晚8点,刚刚出狱9个月的韩磊与2岁女童的母亲发生争执,继而一把将女童抓起举过头顶摔在地上,致女童死亡。

14岁因偷窃被行政拘留,进工读学校,18岁因殴打他人再被拘留,22岁因盗窃判处无期徒刑……触犯法律屡受惩处,充斥着韩磊人生,直至如今面临故意杀人的指控。

缺失管教的少年

1974年6月26日,盛夏,韩磊出生在丰台区东高地航天部大院。

张国新大韩磊三岁,住同一栋楼。他回忆,在韩磊出生前,两人的父亲就响应国家支援三线的号召去了四川,一待就是十多年。

“等父亲回来时,韩磊已经8、9岁,来不及管教,一旦发现儿子做错事,抄起木板就一顿揍。”不过在张国新看来,大院里的男孩们被父亲打稀松平常,谁也不笑话谁。

张国新说,在学校里,韩磊对数理化提不起兴趣,成绩总在末尾徘徊,初中没读完就退了学,开始接触社会上的人。

与其他同龄伙伴不同的是,韩磊爱好古典诗词,会拉着张国新去琉璃厂淘书,有时还给伙伴们出题“《古文观止》第一篇讲的是什么”。

1988年,14岁的韩磊就因偷窃自行车,被行政拘留13天。此事让韩磊进了工读学校,他结识了更多的“问题少年”,18岁时又因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10天。

在韩磊后来狱中完成的数十万字自传体小说《昔我往矣》里,他笔下的自己“从小便喜好结交所谓的社会人,讲些江湖义气,也就少不了干些江湖上打架争胜的勾当,架打大了派出所要抓,父亲母要寻他的晦气,便免不了三天两头离家刷夜,和他那群哥们儿兄弟一处鬼混”。

被判无期自考减刑

1996年,“严打”开始,韩磊仍然铤而走险。

当年的判决显示,1996年1月23日凌晨,韩磊与两名同案盗窃了一辆价值40余万元的轿车。据张国新说,这辆车倒卖后,韩磊分了3.2万,他花4000元买了把假手枪,添置了《中国通史》等书籍,并准备出书。

韩磊很快归案,被北京一中院以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

“不少写”、“看到就写”、“老写”……回忆起韩磊,狱友李伟说,韩磊说特别想写一本书,“不需要说大道理给别人听,只要让年轻人有一种恐惧感,他们就不会犯错”。

李伟说,韩磊在狱中曾试图上吊自杀,所幸被同住的狱友拦下。张国新在得知此事后,也写信给韩磊进行开导。

2004年,韩磊开始积极谋求减刑。当时获得一门自学考试文凭减刑9个月,仅2004年一年,他就通过了社会心理学、大学语文等七门课程,几年内就获得了心理学、汉语言文学、新闻学等五个文凭。

毫无酒量仍嗜酒

2012年10月5日,服刑17年的韩磊出狱,张国新带着“发小”们去迎接。

朋友们发现,回归社会后毫无酒量的韩磊,每顿饭都要喝几两,喝完东拉西扯,不喝又睡不着觉,甚至一度神经衰弱。

李伟最后一次见到韩磊是在今年春节前,当时他在山东德州当起了羊倌,希望能从养羊开始发展绿色农业。但春节过后天气转暖,羊不再贴膘长肉,长期与社会脱节的韩磊完全找不到销路,只能在夏天来临前将羊群转卖。

摔童后,韩磊接受检方提讯时曾痛哭,“造成这种惨剧,虽是突发事件,也是很多原因综合在一起,但您一定要判我死刑,我真不活了,我这二十多年每天都特别痛苦,我恨得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