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位医务人员 奋战2天2夜救回一对母女

本报讯 “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后来老公告诉我,一家人在监护室门外等了整整2天2夜,每天中午和晚上都看到几十盒盒饭送进去,为抢救我,很多医生护士一直在里面没出来。”躺在床上的李女士,讲话很温柔,看看怀里粉嫩的毛毛头埋头吃奶的“萌状”,她不禁笑起来。

而就在十天前,李女士生女儿时却经历了一场难忘的生死劫。

李女士怀的是第二胎,6年前第一次成为妈妈,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当时,她担心宝宝比较大,顺产吃不消痛,选择了剖腹产。那时的她一定没想到,这个选择,会让自己这次差点殒命。

这次她怀孕到六个多月时,B超医生告诉她:可能是“胎盘植入”。听了医生通俗解释,李女士真的很后悔不该第一胎轻易选择剖腹产。

由于剖腹产在子宫上留下疤痕,这次怀孕,新生命恰巧在疤痕上“扎根”。胎儿的“根”,就是胎盘,为了“扎根”更深,胎盘绒毛穿透了子宫壁,缠绕住了子宫邻近的膀胱。当时李女士的感觉,只是小便“熬不牢”,后来,她不得不依靠尿不湿。

更凶险的事发生在分娩时分。能否保住子宫?能否不被大出血夺走生命?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的专家发现了李女士的危情,马上组织了最强大的抢救阵容。李女士怀孕到37周基本足月那天,接受剖腹产。贺晶教授与责任医师徐冬同时上台,手术室充足备血,麻醉由经验丰富的陈宏医师执行。

一刀切开,几乎看不到李女士的子宫。只见整个腹腔出血汹涌,子宫、腹腔内其他组织被弥漫的胎盘缠绕得面目全非。

由于大出血,李女士心跳测不出,血压也快测不到了,呼吸、心脏衰竭。时间就是生命, 经历过无数危急大场面的贺晶教授,临危不乱,凭着丰富的经验,她精准地切开了子宫,把小宝宝抱了出来。孩子的一声啼哭,催生了在场医务人员更大的责任感——一定要救回孩子的妈妈。

产科、外科、内科、麻醉科、ICU等医生都来了,时间过去了4小时,出血终于止住了,等缝好最后一针,李女士第一关算是挺过来了。然而后面还有鬼门关。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器官衰竭,医院组织了30多位医务人员,48小时轮流抢救,寸步不离守在李女士身边。

李女士昨日回忆,在监护室里,迷迷糊糊之中曾听到护士说:“东哥(主管医生徐冬),你两天两夜没回家,在旁边靠靠吧!”

熬过了最危险的2天,充满感激之情的李女士家人,制作了锦旗,送到贺晶教授带领的医疗团队手上。

昨日采访时,贺晶教授告诉记者,李女士遭遇致命危险的“祸根”,跟第一次分娩是剖腹产有很大关系。胎盘植入是分娩时最危险的情况之一。现在“双独”夫妻生二胎的人越来越多,计划生两个宝宝的,我们都建议她们第一胎尽量自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