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南站地铁打好返程战“疫”,员工坚守一线争当“逆行者”

致敬・一线保障卫士

梁健恒亲身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当时他还是一名站务员,如今已成为地铁广州南中心站站长,肩负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输入广州的重要任务。据广东省卫健委13日通报,广东的救治工作已呈现出“五降一升”的特点,每日新增确诊患者数、新增疑似病例、在院患者数等均出现下降趋势,但接下来的不确定性来自返工潮。对于梁健恒和他的团队来说,第二场返程战“疫”已经打响。

面对返穗高峰

做好防控和服务

2月8日是元宵节,比起过节,许多人更在意返工潮可能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根据广东的复工安排,2月10日为企业复工日,8日~9日便成为不少务工者选择返穗的日子。作为进入广州的门户大站,地铁广州南站无疑是战“疫”最重要的阵地之一。

梁健恒介绍,按照往年的情况,大年初四返程的旅客就将逐渐增多,然而,“这段时间的客流量相比之前下降得比较明显”。2月13日下午,记者在地铁广州南站的观察也大致如此,客流量减少,以往排起长队的安检处基本不用排队,站台每一节车厢空出了不少座位,人们戴着口罩和手套相隔2个座位而坐。以梁健恒的经验,这段时间相比以往,“客流量下降幅度在70%左右”。

站长梁健恒(左)与行车值班员在车站控制室查看CCTV监控。

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客流高峰,在梁健恒眼里是一件“好事”。作为一个地铁大站,不仅是防控疫情的阵地,还是承担公共服务的组织,这样的人流量使广州南站可以从容应对。“对我们整个客流组织来讲是一件好事,对乘客来讲也是一件好事。因为从进站到坐车,乘客在空间上少一点,对整个疫情防控有帮助,我们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去为乘客提供服务。”梁健恒说。为了“让乘客尽快进站,让乘客更快坐车,避免乘客聚集”,梁健恒已组织车站在进站处用“铁马”隔出两条道,尽量让进站乘客能较快完成安检测温的进站“一条龙”。

不过,作为一名有着近20年工作经验的地铁“老兵”,梁健恒此刻仍在思考返穗高峰的问题。他对回程人员和时间有自己的判断,“找工作的人应该没那么快回广州,主要是看学生这一波,3月份如果开课,我估计这些学生应该要回来。”

车站消毒将站长练成“化学家”

梁健恒回忆,在1月23日广东省启动一级响应之前,广州南中心站就已着手准备疫情的防控。他介绍,首先是内部防控,要求员工一定要戴口罩上班,班前班后一定要做体温测试。同时,在车站、公共区和设备区开展定时定点消毒。

据了解,作为人流量极大的公共场所,为防控疫情传播,车站的消毒成为了每日必做的工作。具体而言,保洁工作人员负责执行,梁健恒则确保消毒剂能够起到消毒效果。这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像化学家一样”,“因为有一些(知识)我们以前真的没接触过,包括怎么样去做(消毒)配方,怎么样去做配比。”梁健恒称,他以前很少接触这一块,但因为现在处于疫情防控期间,“这些都学会了。”

对外防控方面,则是要求乘客戴口罩,配合工作人员做体温测试,“我们自己也建立了相应的隔离区。”此外,为了让乘客更高效地配合体温检测,同时又不影响运营组织秩序,中心站站长助理谢演浩与番禺区卫健局、厦�蛩�公安取得联系,成立由警务、医护、车站三方组成的防控疫情党员示范岗。警务负责处理突发情况、医护负责排查发热病人、车站负责安检与检测体温,这一示范岗在防控疫情期间排查发热病人起到了关键作用。

梁健恒介绍,他们在日常工作中也会排查出发热病人,这些病人由区卫健局的医务人员接手,根据发热病人的表现判断其是否符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表现。从这一段时间来看,虽然有乘客发热,但最后经过医生诊断都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引起。

地铁站员工放弃休假坚守一线

车站在疫情防控期间提出的口号是“春运党旗红,党员在行动”,即要求党员走在前。作为广州南中心站党支部书记,梁健恒是整个中心站的精神领袖。这一段时间,他每天工作10个小时,力争做大家的榜样,“我不能倒下,也不能偷懒,要跟车站同事共进退,我相信总会有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同样相信“春暖花开”的还有90后姑娘赵珏,她在2016年参加工作,之后每年春节都因为赶上春运没有办法回家。今年,本打算春节休年假回家过年的她选择了坚守。她说,虽然每天要接触很多乘客,但自己还是会以平常心面对,“正是因为这种特殊情况,我作为一名党员就应该站出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站务员赵珏帮助行动不便的乘客上列车。

“虽然我不是一线医护人员,但我愿意当‘逆行者’。”中心站副站长钟�S在春运返程期间,每天在尾班车后还要为乘客提供加开75分钟的延长服务,这75分钟让他经常要值班到近凌晨1点才能下班,也让他错过了春节与家人更多相处的时光。可是,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这个时候我们不上谁上。”钟�S说。

感受 “亲历两次疫情,社会在不断进步”

作为“非典”和新冠肺炎两次疫情的亲历者,从2003年至今,梁健恒对这17年来社会的改变感受很深。“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现在市民的保护意识比2003年那时加强了很多。”当时,梁健恒每天在站台值守,“其实那时很多乘客都没戴口罩,更多是喝醋或服用板蓝根,但现在如果你在车站里不戴口罩,乘客们肯定都不会放过你。”

梁健恒说,车站提升的方面也有很多,其中对员工的保护力度更大了。“集团向我们提供酒精、洗手液、口罩、防护镜,很多自我保护的东西在这次疫情中都用上了。”

梁健恒还认为,现在信息比以前也更加透明,比如大家都知道哪个小区有确诊病例,“起码知道了这些信息,不会太过于慌乱。”另外,他说,过年期间市民在超市抢购蔬菜,但两天之后,供应不断加大,社会还是稳定了很多。

撰文:信息时报记者 晏文龙 通讯员 谢演浩 温美春

摄影:信息时报记者 胡瀛斌

编辑:Nuon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