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地潜伏 为了彻底地歼灭――央广记者深入调查温州鹿城集中隔离点

唯乐创意酒店集中隔离点

央广网温州2月8日消息温州,是孤悬于湖北之外的一个重要疫区,它每一天的疫情发展都牵动着全国人民乃至海外侨胞的心。温州正在部署一场决定前途命运的温州战“疫”。

1月下旬开始,温州疫情防控措施一再升级,战“疫”已经进入关键期,1月31日,温州推出史上最严“管控令”――“25条紧急举措”。之后,温州市的“管控令”又一次升级,决定自2月1日24时起至2月8日24时,在全市范围实行村(居)民出行管控措施,规定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物资。2月5日,温州瑞安、永嘉、平阳、洞头、瑞安五县市同时发布对外交通一律暂时关闭的通告……

确诊患者集中抢救,疑似病例集中观察,高风险重点人群集中隔离,彻底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900多万人口的温州一下子寂静下来。这是一场伏击,一场决定前途命运的战争。

徐洋介绍唯乐创意酒店集中隔离点情况

集中隔离人员被安排到定点机构、酒店,开始硬管控硬隔离。

隔离人员目前的状况如何?他们的生活怎么样?2月6日,央广记者深入到温州市鹿城区的几个集中隔离点进行探访。

战“疫”一线 “严”字当头

“您好,请配合测下体温。”央广记者在几个集中隔离点看到,社区工作人员对进入隔离区域内的人员严格进行“两问两查”,登记核实身份信息。甚至,记者在一个集中隔离点吃了闭门羹。

滨江街道唯乐创意酒店,是1月26日设立的集中隔离点,是鹿城区最早的隔离点,目前共有63位集中隔离人员。

蒲鞋市街道集中隔离点工作人员为隔离人员送餐 (央广网发 温州市鹿城区蒲鞋市街道办事处供图)

滨江街道党工委委员、人武部部长徐洋介绍说:“所有进来的隔离人员,原则上一人一间,老人需要照顾、孩子需要陪护的特殊人员除外,隔离人员统一乘电梯,工作人员走楼梯,两种通道严格分开。前台登记完身份信息后,还要留下紧急联系人号码,发出《隔离告知书》。隔离期满也要严格把关,不是想放谁就放掉,而是由街道报告区指挥部统一审核,接到正式发文名单我们才能解除隔离。”

在南汇街道万融商务酒店集中隔离点,记者看到,酒店大门拉起了多道警戒线,将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严格划分开来。安保人员时刻盯住各个警戒线的入口,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全副“武装”……

正在值班的南汇街道统计信息中心主任朱吉利说:“这个点是四星级酒店标准,从2月1日设立以来,现在共有290多人在这里集中隔离。隔离人员入住前,房间要进行严格消毒,达到标准后才能入住。”

在万融商务酒店集中隔离点,两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在值守

温州通过人防加技防、大数据加基层网格,短短几天就排查了762万人次。温州2月2日召开发布会称,全市集中隔离总人数达到20237人;需隔离人员九成以上已实现集中隔离,排查的密切接触者100%集中隔离。

硬核措施硬不硬,重点是工作要求在基层落得实不实。“对已经入住的隔离人员,我们确保隔离天数一定达到14天。同时,隔离人员不允许随意串门,走出房间,以避免交叉感染。此外,隔离点每天都安排安保力量巡查楼层,每天对酒店过道、电梯等公共区域集中消杀,不留一处死角。”徐洋一再重申这点,“以防突发情况,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24小时在我们这里值守,每天定时为每位隔离人员测量两次体温。”

据介绍,温州所有集中隔离人员全部免收食宿费用,一日三餐按时提供,很多隔离点还有水果安排。对于隔离点生活垃圾的处理,落实标准流程同样严格。“他们的生活垃圾,比如每天吃完的餐盒、废弃物等,我们有专门人员把它收集起来,经过统一消杀处理之后,放到垃圾集中点,然后每天根据不同的时间段,区里的环卫专线将所有集中隔离点垃圾收集后统一处理。”朱吉利表示。

朱吉利和隔离人员电话沟通

在2月3号设立的松台街道全季酒店集中隔离点,记者看到了戏剧性的一幕:一位外卖小哥和隔离点保安起了一场激烈“冲突”。原来,有隔离人员违规用网络点餐,隔离点一律严禁外卖进入。经过劝解,外卖员也理解,“这个疫情真的很严重,大家都要提高警惕啊!”

隔断的是病毒 营造的是家的温暖

隔离人员长时间生活在密闭的空间,怎样做好情绪疏导,服务和照顾好老人、幼儿等特殊人群,是每个集中隔离点都面临的问题。“我们每天会通过微信群、电话等确定他们在房间内的生活情况,力所能及地为他们解决合理需求。”对这个问题,徐洋如是解答。

“我们都有网格员一对一的服务被隔离者,比如去超市里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网格员都会去帮助解决。”松台街道党工委副书记胡韵栋说。

做到在家一样温暖,这是滨江街道城管办主任徐健一直在身体力行的。听说隔离人员中有哺乳期的妇女带着幼儿生活不便,徐健二话不说就回家为她们煮了土鸡蛋和鸽子蛋送上门。

徐健谈到自己的家人,眼神里充满了愧疚

有隔离人员犯了胃疼的毛病,脸色苍白,朱吉利急忙联系购买胃药,但那时已是半夜,药店都已经基本关门。朱吉利在微信群里马上发布寻找药源的通知,最后通过朋友介绍,联系上有这种药的市民,朱吉利就立即驾车把药取了回来。

蒲鞋市街道安监科的郑烨,是2003年抗击过“非典”的退伍老兵。此次突发疫情,郑烨主动请缨上“战场”,在该街道的瑞都酒店集中隔离点执行安保任务。“我们比较关注带小孩的家庭,每天会给他们额外提供零食、水果、牛奶等,保持营养。如果怕小孩子在里面无聊,我就送玩具给他们。如果是男孩,送小汽车,如果是女孩,就送洋娃娃。”虽然是军人出身,郑烨也有柔情的一面,“集中隔离点人员来自天南海北,各地方言混杂。我在部队待过,各地方言我都会一点。有时充当一下临时翻译,还解决了一些外地人员的需要呢!”

基层一线面临左右为“难”

为防控疫情,在温州,基层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动员起来,很多市级、区级领导干部下沉基层一线指挥,充实一线力量。区级和街道按科室分别下到各个集中隔离点,但是防控工作量大面广,而且是长期作战,难处自然也不少。在采访中,记者也深刻感受到这点。

蒲鞋市街道集中隔离点工作人员在进行防护服消杀 (央广网发 温州市鹿城区蒲鞋市街道办事处供图)

“说压力不大那是假话,开始酒店的员工还在,后来因为怕感染全都离开了,送餐、运送垃圾、消杀、打扫卫生…… 所有的服务工作都是党员和政府工作人员冲在一线,隔离点现在全部是由街道、社区工作人员三班导轮流上岗,工作已达到满负荷状态。为了把防护服留给一线用,今天区里的督导组检查人员都把文件袋做成防护面罩使用了。”在唯乐创意酒店集中隔离点,徐洋讲到基层的难处,人员疲劳、口罩、防护用品缺乏等是集中隔离点普遍面临的窘境。

“如果长期这样下午,你觉得你熬得住吗?”朱吉利面对记者的提问说,“首先我自己必须熬得住,如果说我熬不住了,那楼上被隔离的几百人该怎么办?”

在滨江街道,当我们问到一位年轻工作人员他应该没有什么困难时,城管办工作人员朱栋腼腆又无奈地说:“我小孩已经出生一个多星期了,现在还没见过面啊!”

为节约医疗物资,一位工作人员用文件袋自制成隔离面罩

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陈伟俊表示:“防控工作进入‘战时状态’,就要采取‘战时措施’,全面落实‘战时机制’。”

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无声的战争,我们看到了领导的决心,看到了干部的坚守,看到了人民的伟力。

【来源:央广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